一世倾城:冷宫弃妃

冷青衫

首页 >> 一世倾城:冷宫弃妃 >> 一世倾城:冷宫弃妃全文阅读(目录)
大家在看 榴绽朱门 卦妃天下 农女福妃,别太甜 弃妇当家:带着萌宝去种田 俏汉宠农妻:这个娘子好辣 春闺密事 良田锦绣:药香小农女 富贵荣华 重生之温婉 帝尊又撩我了:娇后,好火辣!
一世倾城:冷宫弃妃 冷青衫 - 一世倾城:冷宫弃妃全文阅读 - 一世倾城:冷宫弃妃txt下载 - 一世倾城:冷宫弃妃最新章节 - 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说

第2474章 一步(大结局)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我平静的望着他,柔声说道:“我当然也没有办法。”

“……”

“但是,陛下最好还是准了。”

他说道:“你是在威胁朕,还是——”

“我什么也没有,”我淡淡的说道:“我只是觉得,陛下应该恩准我了。”

“……”

“我能做的,都做了。”

“……”

“陛下,难道真的连我的尸体也要?”

听到这句话,他的呼吸猛地一沉,一下子从我的面前站了起来,我感到他的身形太急,都惊起了一阵风,吹得我额前的白发飘飞了起来。

我慢慢的抬起头来,又望向他。

他站在我的面前低头看着我,晦暗的光线下,他的身形紧绷着,微微颤抖,好像被拉到极限的弓弦,仿佛下一刻就要崩断了。

而整个宜华宫内,也被这样的情绪所笼罩,一时间,连风都吹不进来了。

两个人这样相对着,如同对峙。

我的眼睛瞎了,要比明眼人更容易一些,因为我看不到别人的怒容,也不会为他的震怒而退缩,反倒他是,我感觉到他的呼吸急促得有些支撑不下去了似得,过了很久,才咬着牙,说道:“你说得对,朕,就是连你的尸体也要!”

我叹了口气,低下头去,黯然的说道:“要一具尸体做什么呢?”

“……”

“要我留下做什么呢?”

“……”

“陛下,我能做的,都已经做了,能给的,也都已经给了,这样的形如枯槁,陛下留我何用?”

“……”

“为什么,就不能给我一点安宁,哪怕只是一天?”

“安宁?”他听到这两个字,突然笑了起来,可笑声中,却充满了咸涩的滋味:“你要的安宁,是宁肯离开朕,孤单一个人,也要去缅怀你心里的那个人,你要安宁的守着他——哪怕只是他的一段记忆,是吗?”

“……”

我安静了一会儿,然后说道:“原来,陛下也是明白的。”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他突然大笑了起来,踉跄着在这空旷的宜华宫中走了好几步,那身形就像是被抽走了主心骨的木偶,一下子,什么都没有了。

他的笑声,震得屋顶都在发抖。

我安静的望着他,听着他狂纵的笑容,过了好一会儿,看见他突然踉跄着又走回到我的面前,伸手指着我:“朕有什么不明白的?!”

我望着他,平静的说道:“陛下其实什么都明白。”

“……”

“你只是不想去明白。”

“……”

“你更不愿意承认这件事。”

“……”

“陛下,情生情死,缘起缘灭,说起来是人的事,但其实,一点都不由人。”

“……”

“陛下若能对我无心,我若能对陛下有情,也许我们两个人,都会好受一点。”

“……”

“只可惜——陛下做不到,我也做不到。”

“……”

“所以,还请陛下成全。”

相比起我的平静,他颤抖得厉害,原本矫健的身形这个时候也像是随时会在风中碎裂一般,他看着我对他低下头,久久不再言语,不知过了多久,他沙哑着嗓音说道:“你要朕成全?”

“……”

“好,朕成全你。”

“……”

“明天,你到承明殿来。”

“……”

“朕,给你一个了断!”

说完,他转过身,走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我低着头,过了许久,才慢慢的抬起头来,只感觉到风中一阵彻骨的寒意,而眼前,已经没有了他的身影。

明天……承明殿……?

我望着外面渐渐黯然下来的天光,突然觉得,自己的世界里,也又一次陷入了这样的晦暗当中。

刚刚那一瞬间,我想起了一些过去的事。

我想起了我第一次向他提出请求,请求他在大赦之日,放我出宫,而他,也答应了。

可是到最后,他在宫门前,将我硬生生的阻拦了下来。

他将我最期盼的梦境,撕碎在了我的眼前。

我第二次向他提出请求,是在吉祥村,我求他放过我和轻寒,让我们做一对平凡的夫妻。

可是,他让我喝下了一杯下了药的酒。

他用轻寒的性命,逼迫我说出了那些无情的话。

那,这一回呢?

他要在承明殿给我一个了断,会是真的了断吗?

还是——

|

带着这样的疑惑,我度过了一个漫长的夜晚。

这一夜,我有些说不清楚自己到底有没有睡着,也许是睡着了,因为整整一晚,我的眼前闪过了许多人的面孔,尤其是轻寒,我看到他在黑暗中对着我微笑,那张棱角分明的脸上,虽然覆着半张冰冷的面具,可是他的笑容,却像是春风一般。

即使在这样的寒夜,也给我一丝渴求不已的温暖。

但是,第二天早上,我又是一直睁开着眼睛,看着外面漆黑的天色渐渐的透出了天光。

寒冷的雾气,从窗户的缝隙中钻了进来。

我自己起身,洗漱完毕,然后从衣架上拿了一件衣裳。

一件石青色,非常朴素的衣裳,但是,因为皮肤还算白,穿上之后并不显得憔悴,反倒让我觉得很舒服。

用一条同色的布巾将花白的头发小心翼翼的挽起来,我知道自己的样子,一定像一个朴素的,走在大街上都没有人会多看一眼的村妇。

其实,很早之前,就希望这样。

收拾完毕之后,我推开门,就听见两个熟悉的声音叫我——

“颜小姐。”

是钱嬷嬷和玉公公的声音。

这两位老人家,难得还在,而且身体都还算健康,我微笑着对着他们:“两位是来接我吗?”

玉公公的声音有些沙哑:“皇上让奴婢过来,请颜小姐去承明殿。”

我笑道:“我正要过去,就是看不见。”

“……”

“劳烦公公给我带路吧。”

玉公公站在原地,看了我好一会儿,终于慢慢的转过身,而钱嬷嬷就走过来小心的扶着我的手臂,三个人往前走去。

这一路上,能看到阳光还好。

虽然冬天还没完,树梢枝头都还积压着落雪,但是阳光照在积雪上,反射出晶亮的光芒,给人的感觉有一点温暖的错觉,我一路看着那些不断闪耀的,微弱的光芒,一路被钱嬷嬷搀扶着。

不一会儿,玉公公轻声道:“到了。”

我抬起头来。

前方,就是承明殿。

这是宫中一座很古老的大殿,在许多年前就已经几乎废弃不用,但这座大殿有一个好处,就是很高,而石阶下,有一个长长的,不算宽敞的甬道,红色的红墙尽头,就是宫门。

从这里,可以很快的离开这个地方。

我慢慢的走了上去。

走到门口,就看见这座空旷的大殿内几乎没什么陈设,四根粗壮的大柱,周围垂下了无数的青灰色的帷幔,随风微微的飘飞着。

大殿的正前方,摆着一张低矮的桌案,背后是一副巨大的屏风,似乎是江山社稷图。

裴元灏,就坐在桌案的后面。

我慢慢的走了过去。

“陛下。”

我的声音不算高,但在这座空旷的大殿里回响着,竟然也清晰无比。

他看着我,声音也显得很平静,甚至有些冷静,在大殿中回荡:“你来了。”

“是。”

“连衣裳都换好了。”

“是。”

“你,就那么迫不及待吗?”

我听着他的声音,也还算是平静的,于是轻轻的说道:“既然已经交代清楚,自然希望能越快越好。”

“……”

他安静了一会儿,轻轻的道:“越快越好……”

“……”

“你恨不得,立刻,就离开朕,是吗?”

我闭上了嘴。

他看着我,慢慢的说道:“难道到了这个时候,朕还不能要你一句真话?”

“……”我沉默了一会儿,说道:“我想要早一些离开。”

听到这句话,他仿佛轻笑了一声,又点了点头,然后说道:“颜轻盈,朕这一生最希望的,就是得到你的坦诚。”

“……”

“可是朕又害怕,若你开始坦诚,就连敷衍,都不肯再敷衍朕了。”

“……”

这句话让我的眉心微微一蹙,还没来得及说什么,他已经对着我摆了摆手:“坐。”

我的肩膀微微抽动了一下。

他让我坐?

坐下做什么呢?

回想起过去,他曾经对我做过的事,那种不安的感觉又一次涌上了心头。

承明殿高大的石阶下,那条长长的,狭窄的甬道是直通向宫门的,若他真的应了我,给我一个了断,只一句话,我就可以转身离开。

但是,他却让我坐。

见我站在那里不动,他说道:“怎么,害怕?”

“……”

害怕,说不上。

人到了这个时候,其实已经没有什么可怕的了。

因为这一次,我是真的没有什么不能失去的了。

我唯一害怕的,只是自己已经都到了这个时候,竟然还不能离开。

我沉默了一会儿,说道:“我还是想就这样离开。”

他低着头,也并不看我,沉声道:“但你应该知道,若没有朕的应允,哪怕你离宫门只有一步,也走不出去。”

“……”

“坐。”

我深吸了一口气,慢慢的走上前去,跪坐在了他的面前。

两个人平静的相对着,他看了我一会儿,然后轻轻的摆了摆手。

从旁边走过来一个侍从,送来了一个托盘。

我微微眯起了眼睛,勉强看到了上面的东西的轮廓。

好像,是两只酒杯。

等到那侍从将东西放到我们面前的桌案上,果然,闻到了一股清冽的酒香。

他,又要给我喝酒?

我微微蹙眉,抬起头来看向他——又是上一次,在吉祥村的那个把戏?

他这样一个自视甚高的人,怎么可能同样的把戏对我玩第二次?

对着我有些疑惑的目光,他仿佛也看透了我心中所想,平静的说道:“你可以放心,这两杯酒——的确有一杯加了东西,但是,不是你想的那样。”

我没有来得及松口气,只问道:“那是什么?”

他说道:“穿肠毒药。”

这四个字,在这座空旷的大殿中回响着,好像无数人都在我的耳边说着这四个字——

穿肠毒药。

穿肠毒药!

我静静的坐着,连睫毛都没有颤抖一下。

过了好一会儿,我才轻声说道:“陛下要我喝哪一杯?”

裴元灏看着我,慢慢的说道:“你来选。”

“选?”

“对,你来选。”

他两只手放到了桌案上,不知道是不是在微微的用力的关系,我感觉到桌案都被他捏得有些颤抖了起来。

但他的声音,还算平静,只是在这个时候,透出了一点低哑。

“这两杯酒,有一杯,是珍酿,有一杯,是剧毒。”

“……”

“你来选。”

“……”

我低头对着那两只酒杯,虽然还不能完全的看清,但我大概也琢磨过来了,这两只就被是一模一样的,杯子里的酒,也都是清冽甘香,透着琥珀色的光。

凭人眼,根本看不出任何区别的。

但是,既然是他让人拿出来的,他自然知道,哪一杯是美酒,哪一杯是毒药。

所以——

我抬起头来对着他:“我若选对了呢?”

“你若选对了,喝了那杯酒,朕会站在这里,目送你出宫。”

我沉默了一下,又说道:“那,我若选错——”

他没有立刻接我这句话,而是也沉默了一下,才沉声说道:“若选错,你——就不要走了。”

“……”

“留下来,陪朕一同终老。”

说到这里,他的声音低沉中也透出了一点温柔来,说道:“你知道,今时今日,朕所能求的,已经不多。”

“……”

“轻盈,朕不要你做什么,什么都不用做。”

“……”

“你只要——只要,留下来。”

“……”

“留下来,陪朕一同终老。”

我低着头,听着大殿中回响着他的话语,目光却始终看着那两杯酒,过了好一会儿,才淡淡的一笑:“陛下,就是不愿意让我走?”

“……”

“陛下还是不肯放手。”

立刻,我听见他深吸了一口气,抬起头来对着我,那双眼睛仿佛都有些发红,声音也在这一刻颤抖了起来:“若朕能放手,早就放了!”

“……”

“颜轻盈,你什么都明白,你什么都懂。”

“……”

“可你,从来都不懂朕。”

“……”

“你从来,都不愿意懂朕!”

说到这里,他好像痛得厉害,整个人都在微微的抽搐着,咬牙的声音在这空旷大殿里,透出了一种前所未有的痛楚。

“……”

我坐着不动了。

过了好一会儿,才淡淡的笑了笑,然后低下头去。

眼前的那两杯酒,时而清晰,时而模糊,但不管怎么样,我都知道,那是两只一样的杯子。

一生,一死。

他让我选,但不是选择生死。

他只是要让我留下而已。

因为对生的渴求,对死的恐惧,从见到他的第一天,我就一直这样妥协的,因为怕死,因为贪生,我无数次的匐倒在命运的脚下,任由这只怪兽将我吞进去,又吐出来。

到了今天,我已经面目全非。

难道,还要继续吗?

想到这里,我抬起一只手,慢慢的伸了过去。

裴元灏的目光一下子变得灼人了起来,看着我的那只手,那滚烫的目光几乎都要将我的手灼伤。

可是,当我的手刚刚伸到一只杯子旁边的时候,突然又停下了。

他的呼吸,也随之一窒。

我抬起头来对着他,轻声说道:“只要我喝下去,没事的,就是美酒,对吗?”

他的声音微微有些颤抖,但还是沉了一口气:“当然。”

我对着他笑了笑:“陛下,金口玉言。”

说完,我伸出了另一只手。

他还没有反应过来,就看见我两只手拿着那两只酒杯,在桌案上飞快的移动了起来。

虽然眼睛看不见了,但手上的触觉还在,甚至,因为看不见的关系,我的手指,耳朵,任何一处观感都变得敏锐了起来,两只酒杯在我的手中不断的交换着移动位置,就好像穿花蝴蝶一般,一下子晃花了他的眼。

终于,在他惊愕的目光下,我的两只手停了下来。

两只酒杯在我的手下,已经不知道换了多少个来回,但是,连一滴酒都没有洒落出来。

他的目光闪烁着,忽的抬起头来看着我:“你——”

我平静的说道:“多谢陛下赏赐。”

说完,便拿起了一杯酒。

就在我刚一拿起那杯酒的时候,他猛地伸手一把抓住了我的手腕。

酒水微微的荡漾了一下,险些泼洒出来。

我抬起头来,眼睫微微的扇动了一下:“陛下?”

他的气息沉重,好像被什么东西一把扼住了喉咙,让他的呼吸和心跳都变得艰难了起来,他用力的抓着我的手腕,就像是溺水的人抓住了最后的一根救命稻草。

我纤细的手腕在他的掌心,显得那么孱弱。

几乎轻轻一折,就要断了。

但我还是咬着牙,并不叫痛,只说道:“陛下……”

“你知道——”他的声音低沉,好像从心底里发出来的:“若你选错了,你——”

“我会死。”

我平静的望向他。

“你宁肯死?”

“我只是想走。”

“……”

听到这句话,他的手猛地一颤,松开了我的手腕。

手腕上几乎都留下了他的指痕,我痛得厉害,但也只是对着他微微的一笑,然后,将酒杯送到了嘴边。

“轻盈!”

他又咬着牙,叫出了我的名字。

但我并没有停顿,只是一仰头,便将那一杯酒喝了下去。

“轻盈!”

他沉重的呼喊声在大殿中响起,仿佛一下子震得整个大殿都颤抖了起来,而那甘冽的美酒从舌尖流向喉咙,带来一阵醇香之后,又是慢慢的灼烧感。

我将酒杯放回到桌上。

一切,好像又都平静了下来,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我抬起头来,对着还有些微微抽搐的他,轻轻的点了点头,然后站起身来,往大殿外走去。

身后传来了一阵乱响,是他突然从低矮的桌案边站了起来,因为动作太猛,几乎将那桌案都掀翻了。

我停下,却并不回头,只轻轻的说道:“陛下,我没事。”

“……”

身后的所有的响动都在这一刻消失了。

而我,一抬脚,迈出了承明殿。

这个时候,阳光大好。

耀眼的日光一下子刺进了我的眼睛里,即使使命,也能感觉到那炫目的光芒,让人有些睁不开眼。

我对着头顶的太阳,只看了一眼,便低下头去,而一旁刚刚送我过来的玉公公和钱嬷嬷已经走到了我的面前。

钱嬷嬷的声音,好像在哭:“丫头!”

而玉公公,他虽然没有立刻哭喊出生,可我看到他佝偻的腰背在颤抖着,好像快要站不稳了似得。

终于,他还是忍不住,哭着说道:“为什么啊,你已经是皇贵妃了,荣华富贵都是唾手可得,你都已经这个样子了,为什么还是要走?”

“……”

“你为什么就不能好好的对待自己?”

“……”

“我不明白,老奴不明白啊!”

听着他哀戚的哭声,我沉默了一会儿,但什么也没说,只笑了笑:“公公,嬷嬷,我走了。”

说完,便转头往前走去。

承明殿前的石阶很长,没有人带领,我走得有些艰难,而且——不知道那杯酒是裴元灏从哪里找来的珍酿,我又喝得太急,这个时候,有点上头了。

头重脚轻,嗓子里还火辣辣的。

我只能小心翼翼,一步一步的慢慢摸索着往下走去,可是越走,感觉那石阶越高,当我走到最后一阶的时候,脚下一软,整个人都往前倾倒下去。

“小心!”

旁边突然横过来一只手臂,猛地接住了我。

这个声音是——

我抬起头来:“元丰?”

“……是我。”

他的声音显得很低沉,气息也沉。

我看了他一会儿,才在视线中勉强辨认出了那熟悉的,矫健的身形,还有他身旁的慕华。

对了,他们两早已经进京,裴元灏对昔日自己这位兄弟也有封赏,连薛慕华,都被封为了一品诰命。

“颜小姐……”

听到薛慕华的声音,我对着他们微微的笑了一下,将手从裴元丰的手中抽了回来。

但他的手还保持着扶着我的姿势,像是要伸向我:“你,真的要走?”

我郑重的点了点头。

然后,转过头去,过了一道小门,便走上了那条狭长的甬道。

旁边的红墙在阳光的映照下反射出鲜红的光芒,映在我的眼中,好像开了一片花似得,我就这样慢慢的走在一片花海从中,大概也是因为这样,脚下渐渐变得绵软起来。

我踉跄了一步,伸手扶住了旁边冰冷的墙壁。

胸口,有点痛。

可能是刚刚那杯酒,喝得太急了,火辣辣的感觉从喉咙一直滑到了心里,现在开始,连心都在微微的抽痛了起来。

而且,那种炽热的温度也从胸口慢慢的往四周蔓延,一直蔓延到了我的四肢五体。

花海,隐隐的,变成了火海。

周围还是冰天雪地,但这一瞬间,我都不觉得冷了。

只是阳光耀眼,让人有些炫目。

我脚步微微的发沉,再往前走了两步,突然听到杨金翘叫我:“颜轻盈。”

我有些愕然的转过头去。

这个的地方的光线不太好,我看不清她的轮廓,但是听到了她走过来的声音,还有旁边的刘漓,带来了皇子念匀。

我笑着说道:“宁妃娘娘,和嫔娘娘,你们——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杨金翘说道:“我们知道你今天——,我们来送你。”

最后两个字,她说得有点重。

而且,不知道为什么,今天明明阳光大好,虽然周围还有冰雪未融,但暖意还是有的,可是每个人说话的声音都显得鼻息浓重,声音低哑。

就像在哭。

皇子念匀竟然又认出了我,一只小胖手指着我,咿咿呀呀的对刘漓说着什么,刘漓抱着他,鼻息浓重,说的话也是断断续续的。

我只停了一下,便对他们说道:“告辞了。”

说完,便立刻转过头去。

杨金翘在身后突然喊我:“颜轻盈!”

若是平时,她叫我,我也许会回头,但这个时候,我不但没有回头,甚至更快的几步,往前走去。

喉咙口的炽热,这个时候化作了一片腥甜的味道,不断的往上涌,我生怕自己会在他们面前露出什么来,只能避开。

可是,就在我刚往前走了两步,脚步已经虚浮得不像是自己的,一步一步踉跄着,我下意识的伸手要扶住身边的一个东西,却感觉一只手伸过来扶住了我。

“你,没事吧。”

有些生硬的声音,却带着一点暗暗的关切,这个声音对我来说都变得有些陌生了,但旁边一响起瑜儿的声音,我立刻就知道他们是谁了:“轻盈,你怎么了?”

是申啸昆和瑜儿。

他们也来了。

感觉到申啸昆难过的抓着我的手,想要放开,又有些不忍心,连他浑厚的声音都戴上了一丝艰涩的味道。

我还想要跟他说什么,突然,胸口那阵火辣辣的感觉一下子变成了刺痛,好像有什么利器在内里翻绞着,将我五内都要搅碎了一般。

我痛得眉头一蹙,下意识的抓紧了他的手。

“轻盈!”
我急忙偏过头去,伸手阻止他们跑过来,哑声道:“我没事。”

“……”

“我没事。”

说到这里,我又抬起头来,深吸了一口气,将胸口的剧痛带来的不断往上涌的血腥味用力的压了下去。

头顶炫目的阳光,刺着我的眼睛。

很多事,在这一刻变得清明了起来。

我慢慢的回过头,看向红墙的那一边,高大的承明殿前,那个身影矗立在阳光下,一直看着我。

我看不清他的目光,只是在这一刻,我的心里已经明白了什么。

再回过头去——前方,还有一段不短的路。

“我没事!”

我又重复了一边这三个字,对着申啸昆点了点头,然后转过头去,继续往前走。

但是,脚步已经非常的困难。

胸口的阵痛在这一刻仿佛已经变成了剧痛,我走着走着,脚步蹒跚,甚至腰背都佝偻了下去,原本梳得整齐的发髻微微的有些散乱,一缕头发掠过脸颊,汗水顺着发丝滴落了下去。

血腥味又一次涌上来,而这一次,我没能咽下去。

鲜血,沿着嘴角慢慢的流了下来。

一滴,一滴。

血红的颜色在地上的积雪当中绽开了花朵,红白相衬,格外的美。

在这个时候,我竟然忍不住笑了起来。

但是这一笑,一直聚集在眼中的滚烫的东西也流淌了下来,混着嘴角不断涌出的鲜血,顺着我的脚步,滴落了一路的鲜红。

脚步,已经沉重的快要迈不动了,我弯着腰,每走一步,都靠手扶着旁边冰冷的红墙,才能支撑着自己不要倒下,因为我知道,宫门就在前方。

就在前方。

当初,我离宫门只有一步之遥,却被他永远的阻挡在了门内,但这一次,这一次——

我咬着牙,更多的血从嘴里涌了出来,四肢五体仿佛在火焰中燃烧一般,那剧痛却刺得我接连又走了几步。

可是在最后一步的时候,我终于支撑不住。

头顶耀眼的阳光,将一切都照得得有些恍惚,我跌倒在了雪地里。

积雪,贴在了我的脸上,飞落在了我的身上,那种寒冷的感觉,好像整个天地都要将我掩埋。

真的,不行了吗?

但是,石阶,就在前面。

我看得到,那冰冷的石阶,那高高的门槛,还有朱漆大门。

我,用了那么大的力气,才走到了这里,真的不行了吗?

我用力的抬着头,看着前方那洞开的宫门,全身的剧痛几乎让我的眼睛也更漆黑,渐渐的,连最后的一点光芒都看不到了。

泪水,如决堤一般涌了出来。

我笑了。

笑声在那冰冷的红墙中回响着,就像是一个幽魂哀戚的呼喊,甚至,还带着她的不甘。

真的,不行了吗?

我真的只能,只能留在这一步?

我笑得厉害,泪水滚烫,大颗大颗的滴落下来,不仅烫得我蜷缩起来,在雪地里微微的颤抖着,甚至,将脸下面的积雪都融化了。

我真的,连死,都不能走完这一步?

……

就在这时,一阵很轻的脚步声,从身后走来。

走到了我的身边,停下,然后一只手伸过来,轻轻的将我扶起。

我已经被身体里的剧痛折磨得筋软骨碎,甚至连抬头的力气都没有,只感到有一只温暖的手伸过来,擦拭了我的嘴,我的眼角,然后捧着我的脸。

“轻盈。”

“……”

“你还可以吗?”

这个声音——是常晴?

我被她捧着脸,软软的看着她。

“皇后……娘娘……”

视线中,她的身影一下子模糊,一下子又变得清晰了起来。

那张苍白的,端庄而美丽的脸上,似乎也带着泪痕,但她的眼睛却是微笑着的。

她说道:“还可以吗?”

“我——”

说到这里,我已经连说话都没有力气了。

她笑了笑:“看来,你是不行了。”

“……”

“我来吧。”

说完,便扶着我慢慢的站起来,但她的力气毕竟是小,甚至能感觉到那厚重的礼服下,她的身子也已经孱弱细瘦到了极限,好像有什么东西被抽走了似得。

我压在她的肩上,几乎也要将她压垮了。

我只能无声的,轻轻道:“皇……皇后……我——,不要——”

“你不用说了,我知道。”

她吃力的扶着我,微笑着说道:“我知道你要什么。”

“……”

“我是来帮你的。”

“为,为什么……?”

“为什么?”

她转过头来,微笑着看着我:“你忘了,曾经约定过什么?”

“……”

“你跟我约定过,如果有一天,你离宫门只有一步的时候,让我一定要——”

说到这里,她的声音一涩,几滴滚烫的东西从脸上滑落,滴落到了我的身上。

用力的挣了许久,她才咬着牙,坚持的说道:“我会帮你,走完这最后一步的。”

“……”

“轻盈,我们走。”

这一刻,我的脑海里已经一片空白,记不清我和她约定过什么,记不清我曾经说过什么。

我只踉跄着,在她的搀扶下,抬起头来,看着眼前那高高的门槛。

这一步——

这一步!

感觉到我的呼吸已经有些困难,整个人痛得抽搐,黑红色的血不断的从嘴里涌出来,就好像一个破损了的血袋子,到了此刻,已经什么都没有了,常晴忍不住哭了起来,她抓紧了我的手,用力的说道:“轻盈!”

“……”

“轻盈不要!”

“……”

“轻盈你记得,你还有这一步要走,你要走出去!”

“……”

“轻盈!”

我的一切都在这一刻,在她的哭喊声中化作了乌有,我什么都看不到,也什么都听不到,在那剧痛的折磨下,我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整个人往前栽倒下去。

我,跌出了那道门!

“轻盈!”

常晴高喊了一声,急忙跪坐下来,用力的抱起了我:“轻盈!轻盈!”

她的喊声好像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的,我抬起头来,已经看不到她的模样,只感觉一滴一滴滚烫的泪水滴落到脸上,她用力的抱着我,不顾我嘴里大量涌出的鲜血将她的一身华服染得鲜红,只用力的抱紧了我。

好像这一刻,抱紧了生命里最后一点温暖。

而我,对着生命里的最后一点温暖,轻轻的露出了一点笑意。

鲜血和眼泪,在这一刻交织。

有风吹过。

我在头顶耀眼的阳光下,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这一刻,阳光正好。

《一世倾城:冷宫弃妃》无错章节将持续在小飞电子书小说网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小飞电子书!

喜欢一世倾城:冷宫弃妃请大家收藏:(m.txtxf.com)一世倾城:冷宫弃妃小飞电子书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貌似高手在异界 大宋的智慧 剑灵同居日记 神魂丹帝 蜀山 万古大帝 快穿之炮灰打脸日常 神医弃女 未来世界超级星联网络 火影之最强震遁 超级能源强国 校花的贴身高手 绝品天医 专职美女保镖 我们是冠军 江南第一媳 我和二哈共系统 楚汉争鼎 超凡黎明 一世之尊
经典收藏 沈家九姑娘 重生农家幺妹 帝君,请自重 绝品贵妻 娘娘她总是不上进 婿谋已久之闲王宠妻 穿越之快乐农家妇 鬼王萌妃:殿下,滚远点 锦衣香闺 作妻来袭:山里汉的直播老婆 女皇陛下的绝色男妃 重生嫡妃:农女有点田 冷宫娘娘有喜啦 永安调 史前育儿计划 仙宫之主逆袭[重生] 巧为农家女 欲擒心 农家妙医 重生之归位
最近更新 孤女勤王 闲唐 嫡狂之最强医妃 养帝 重生枭妃之盛世大嫁 金粉 掌家小农女 丧尸不修仙 我家爹娘超凶的 王的女人谁敢动 盛宠之将门嫡妃 庶女九嫁 娘娘她总是不上进 四爷是棵摇钱树 嫁偶天成 帝尊又撩我了:娇后,好火辣! 山河盛宴 凰妃凶猛 萌萌小甜妃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一世倾城:冷宫弃妃 冷青衫 - 一世倾城:冷宫弃妃txt下载 - 一世倾城:冷宫弃妃最新章节 - 一世倾城:冷宫弃妃全文阅读 - 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说